向中央军委、国防部、南京军区政治部实名举报林丹违反军纪的行为

关于林丹违反军法的举报信

举报人:王仲夏 110105198406079556

联系方式:186113974xx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被举报人:林丹

所在单位:南京军区政治部体育训练中心

职务:副主任(中校军衔)

举报事项:南京军区军官林丹违反《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第106条和第135条。

 

事实和理由: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第106条规定:军人不得文身。着军服时,不得化妆,不得留长指甲和染指甲,不得围非制式围巾,不得在外露的腰带上系挂移动电话、钥匙和饰物等,不得戴耳环、项链、领饰、戒指等首饰。除工作需要和眼疾外,不得戴有色眼镜。

《内务条令》第135条规定:军人不得在大众媒体上征婚、求职和交友。不得在国际互联网上开设网站、网页、博客、论坛。

林丹作为南京军区的一名军官违反了上述两条纪律。在林丹参加2013年羽毛球世界锦标赛时,不常看羽毛球比赛的举报人发现,作为军人的林丹赫然有不止一处文身在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军法面前兵兵平等,哪怕你是将军司令,也不能搞特殊化。如果南京军区有关部门通过特定程序批准了林丹的文身请求,举报人作为纳税人要求相关部门公开批准军人文身的相应文件和军事依据。如果没有批准林丹的文身,请南京军区严肃军纪,责令林丹将文身洗去并做进一步相应的处理。

另外,林丹在腾讯公司网页开设个人微博,已经该公司实名认证,地址 http://t.qq.com/superdan

该微博具有听众两千万以上,造成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南京军区应立即责令林丹删除个人网页,并等待进一步相应的处理。

为严肃军纪国法,请相关部门对举报的问题予以重视,严肃查处、绝不姑息、以防再犯。

此致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

南京军区政治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

敬礼

王仲夏 2013年8月13日IMG_7704[1] IMG_7705[1] IMG_7706[1] IMG_7707[1]

 

王仲夏诉公安部法制局局长孙茂利玩忽职守

刑事起诉书

原告:王仲夏 110105198406079556

联系方式:186113974xx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被告:孙茂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法制局局长)

工作地:东长安街14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案由:玩忽职守

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罚孙茂利犯有玩忽职守罪。

2)本诉讼相关费用由孙茂利承担。

事实与理由:

2013年6月10日,原告向被告所在单位(公安部法制局)以邮政快递(EMS)的方式寄出一份举报信,举报内容是“北京市公安局违反《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举报信收件人是本案被告公安部法制局局长孙茂利。按照中国邮政速递物流网的查询结果,该邮件在6月11日被“公安部收发章”签收。按照公安部颁发的《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接到举报的单位须在60日内给举报人做出答复。到今天(8月13日)已经距离被告所在单位接到举报信超过60天,公安部法制局没能按规定给原告做出答复。孙茂利作为法制局局长和举报信的收件人负主要责任。

孙茂利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不作为行为违反了《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视党纪国法于无物,对本职工作擅离职守、撒手不管,给国家声誉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97条玩忽职守罪的客观要件。请求法院将孙茂利收押,以玩忽职守罪论处。

鉴于北京市东城人民法院对原告的三个立案请求(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赔偿、行政处罚)都采取不理睬的策略(法院不作为),因此原告决定将孙茂利起诉至东城区法院的上级法院。

 

附件:

举报信正文;

举报信信封打印件;

EMS网页邮件查询截图。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IMG_7696[1] IMG_7698[1] 中国邮政速递物流

王仲夏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行政不作为

行政起诉书

原告:王仲夏 110105198406079556

联系方式:186113974xx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委托人:刘晓原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131216627xx

尚宝军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158013028xx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法定代表人:郭声琨(部长)

案由:行政

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确认公安部法制局行政不作为的行为违法。

2)请求法院责令公安部法制局受理原告的举报并作出答复。

3)本诉讼相关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2013年6月10日,原告向被告下辖的法制局以邮政快递(EMS)的方式寄出一份举报信,举报内容是“北京市公安局违反《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举报信收件人是公安部法制局局长孙茂利。按照中国邮政速递物流网的查询结果,该邮件在6月11日被“公安部收发章”签收。按照被告自己颁发的《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接到举报的单位须在60日内给举报人做出答复。到今天(8月13日)已经距离被告下辖的法制局接到举报信超过60天,该局没能按规定给原告做出答复。孙茂利作为法制局局长和举报信的收件人负主要责任,被告法定代表人郭声琨负主要领导责任。

鉴于北京市东城人民法院对原告的三个立案请求(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赔偿、行政处罚)都采取不理睬的策略(法院不作为),因此原告决定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起诉至东城区法院的上级法院。

附件:

举报信正文;

举报信信封打印件;

EMS网页邮件查询截图。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

中国邮政速递物流 IMG_7697[1] IMG_7699[1]

北京市政府法制办就市公安局《非政府信息告知书》的复议申请做出的复议决定


      这仅仅是加在荒唐统治上的轻描淡写的又一笔,我国司法的运行好比是参加短跑比赛的选手手持真枪做的发令枪,自己先跑出去几步后鸣枪以示开跑,途中有后来居上者他把你腿打断,这你还要感谢他给你留条命,边上有人表示异议直接枪毙,自己实在懒得跑了就示意手持终点线的人向自己跑来。也好比是一个身上藏有凶器的臭棋手,随意修改规则不在话下,你如果将他的军了在棋盘上要他的命,他就拔出枪或刀,在空气中要你的命。
       通过最近两次的行政复议经历,我已经认识到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已经成为一个萝卜章机构,它的使命就是维护公安局的任何荒唐决定,它的工作原理是拖延时间,篡改法律,最后用废话推理得出公安局无比正确的决定。例如,在本案中,它引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条,看起来很玄乎啊,但其实它要说明什么呢,就为了说明对刑事案件的侦办是由公安机关负责。谁他妈说不是了啊,谁不知道啊。但是以此为出发点,法制办随后得出的结论可是玄之又玄了,它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说的政府信息仅仅是行政机关履行行政管理职责时的信息。这一点是法制办和公安局联合杜撰的,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结论,他们不得不杜撰一些东西。《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的原文是: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本人为公安局认定的犯罪嫌疑人,具有社会危害性,抓捕和调查犯罪嫌疑人当然属于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保卫国家。这时候公安局却谦虚了。依靠凭空捏造的“行政管理职责”,北京市公安局可以对公民进行刑事立案侦查却无需告知被调查人他被调查的原因、涉嫌罪名、案件办理进展等。北京市政府法制办用这个行政复议决定书等于是向世人宣告了,公安局进行刑事侦查时无需告知任何人任何信息,这是不可能合法的,这等于是说公安局每跟你说一句话都是对你的恩赐了,因为它无须告知你任何事。

从我之前的维权经历得出,国家堵死了一切合法的渠道,这份文件上说我可以15日内提起行政诉讼,但是法院不给你立案,甚至连拒绝你立案都懒得,我对这一复议结果和其背后的隐秘系统表示最强烈的抗议。

王仲夏 2013年 8月 8日

IMG_7681[1]IMG_7677IMG_7678IMG_7679IMG_7680

举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玩忽职守

关于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玩忽职守的举报信

 

举报人:王仲夏 1101051984060795xx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联系方式:186113974xx

被举报人: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庭相关人员

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

举报事项:东城法院立案庭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在收到起诉材料7天后既不予立案也不做不予受理之裁定。

 

事实与理由:

2013年7月9日,举报人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立案庭当面递交了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案的起诉书和证据材料。2013年7月10日,举报人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立案庭当面递交了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赔偿案、行政案的起诉书和证据材料。立案庭窗口工作人员元(音)先生和江(音)女士分别接待了我,让我回去等消息。8天过去后,举报人到东城法院找接访庭长谈话,打算询问举报人的三个立案申请的受理情况,立案庭邹副庭长接待了举报人。当举报人问到,法院超过7天不给回复,是否已经违反了《行政诉讼法》。邹副庭长反问举报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平常都写些什么。举报人反问副庭长,这是一个审问么,这不是庭长接访日么,我在问你问题。副庭长说,我也在问你问题。进而邹副庭长以怀疑举报人的手机在录音为由叫来了法警,举报人被几名法警和男性法官围住,执意要检查举报人的手机。举报人当场表示不满和抗议,认为这是邹副庭长面对举报人的问题时意图转移话题、回避问题的策略。举报人认为,如果仅仅因为一个人持手机进入法院就怀疑他在录音,那么应该把当时所有在法院内的人员的手机都检查一遍。第二,如果检查举报人的手机未能得到录音结果,那么应该向举报人道歉。法警没有检查别人的手机。邹副庭长说不存在道歉的问题。当举报人的手机被法院技术员强制检查后,举报人将手机放在接待室外,继续与接访庭长进行谈话。举报人继续咨询,法院在收到起诉材料7天后不给裁定回复,这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邹副庭长明显轻松了许多,她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建议举报人向上一级法院反映。她同时表示,法律太老,难免与实际工作有出入。她让举报人回去等消息,法院会继续研究。举报人问要研究多久,能否请法院给一个大概时间,例如一年、半年还是一个月。邹副庭长说无法给出大概时间,会尽快研究。如今(8月7日)已经距离举报人递交起诉材料过去快一个月了。东城法院仍然没有给举报人一个回复,举报人辛苦搜集的证据材料和立案努力就这样被东城法院戏弄,与此同时东城法院也戏弄了国家法律的尊严。这种不负责任的犯罪行为必须受到追诉!东城法院工作人员知法犯法情节更为恶劣。理由如下。

东城法院的不作为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97条的玩忽职守罪。东城法院相关人员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对本职工作严重不负责,不遵纪守法,违反规章制度,玩忽职守,不履行应尽的职责义务,致使国家机关的某项具体工作遭到破坏,给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造成严重损害,从而危害了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严重损害了国家信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人民检察机关在收到举报后,应立即采取行动,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如果检察机关在收到举报后未能及时采取法律行动,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玩忽职守行为。那么检察机关将会触犯《刑法》第399条的枉法罪。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处理举报人案件的相关工作人员如果未能追诉东城法院相关犯罪分子,请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渎职罪章节进行自我起诉,举报人放弃进一步举报的权利和义务。

最后,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尽快返还举报人“关于薄瓜瓜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举报信”的处理结果。

 

此致

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

敬礼

王仲夏 2013年8月7日IMG_7674[1] IMG_7675[1]

向有关当局举报薄瓜瓜涉嫌违法的行为

对中国公民薄瓜瓜涉嫌违法的举报信

举报人:王仲夏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邮编:100102

电话:186113974xx

被举报人:薄瓜瓜

住所地:美国纽约市第116街535号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

邮编:10027

联系信箱:gb24xx@columbia.edu

举报事项:被举报人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

 

尊敬的最高人民检察院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尊敬的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

你们好,

今天我依照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下文称《老年法》)向你们举报中国公民薄瓜瓜的涉嫌违法行为。

薄瓜瓜,男,现年25岁,系原重庆市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之子,目前在美求学。鉴于人民群众对中国高官子女的国籍问题的担忧,我找到了一些佐证,基本证明薄瓜瓜的中国公民身份,受到中国司法的管辖。薄瓜瓜在2012年4月发给哈佛大学校报的声明中称,自己的学生签证都是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办的。按照普遍的猜测,中国高官子女应该会通过一些非正常渠道获得西方国家护照或其他身份,西方国家身份赴美不需要办理签证。所以常理推测,薄瓜瓜至少在2012年4月时暗示了自己仍旧保持着中国公民身份。因我国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中国公民身份可能是薄瓜瓜唯一的政治状态。

其父薄熙来已被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犯有贪污罪、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起诉,自2012年3月15日被免去重庆市市委书记职务后,其父便没有再出现在公众视线范围。其母薄谷开来因谋杀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已被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按照路透新闻社2013年7月31日的报道,薄瓜瓜在2013年4月15日向记者自述称已一年多未与父母联系。薄熙来已经是一个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其母薄谷开来也已经55岁。依照《老年法》第二条:“本法所称老年人是指六十周岁以上的公民。”以及第三条:“国家保障老年人依法享有的权益。”其父薄熙来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保护对象。依照今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版《老年法》第17条:“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我认为薄瓜瓜已经违反了法律,没有尽到赡养人的关怀义务。尤其在他的父亲被长期双规关押和面临被起诉的情况下,老年人更加需要来自子女的关怀和精神支持。依照新版《老年法》第八十三条:“不按规定履行优待老年人义务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我认为相关主管部门应该通过中国驻纽约领事馆联系薄瓜瓜,起码先给他的父母打一个电话,同时相关部门应帮助与哥伦比亚大学校方协调,促成薄瓜瓜尽快回国看望他的父母,以使薄熙来老人的权益得到保障。

这不仅事关我国老年人的福祉,也关系到国家法律的尊严,本着对国家负责的态度,我在此举报,请相关部门予以足够重视。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最高人民检察院

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

敬礼

王仲夏 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IMG_7593[1] IMG_7594[1] IMG_7595[1] IMG_7596[1]

向北京市政府法制办提起听证申请

行政复议听证申请

申请人: 王仲夏

住所地: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电话: 186113974xx

委托人:尚宝军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158013028xx

刘晓原 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 131216627xx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

法人代表:傅政华(局长)

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正义路1号

 

事实和理由:

2013年6月28日,王仲夏因不服北京市公安局的非政府信息告知书(市公安局2013年第五号非正)向北京市政府法制办公室提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该告知书,并责令市公安局重新制作告知书。该案的事实起因是北京市公安局不履行执法机关的处罚告知义务,基于认定王仲夏为犯罪嫌疑人为由(在王仲夏申请信息公开后才告知当事人),对王仲夏实施禁止出境。

该案也不是由这一荒谬事实所引起的唯一一案,事发后,王仲夏进行了一系列的法律行动,试图弄清楚自己是如何被公安机关认定为犯罪嫌疑人的,这里包括王仲夏涉嫌犯罪的事实、涉嫌违反的法律、因涉嫌犯罪而被采取的强制措施和其他案件进展的具体情况。

但是,在经过两次对市公安局的信息公开申请,一次向市政府的行政复议,三次向东城法院的立案尝试之后,王仲夏依旧无法知道自己涉嫌犯罪的一丁点儿信息,除了公安机关反复重申的其涉嫌犯罪的法律状态。北京市公安局认为,王仲夏涉嫌犯罪的事实和涉嫌罪名等基本案件信息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政府信息范围。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认为,市公安局禁止王仲夏出境的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正确、程序合法,维持了市公安局禁止王仲夏出境的决定。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则超期不答复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赔偿、行政三个案件的立案申请。

这是整个国家的法律系统不给王仲夏一个说话的地方。一个国家的法治状况好不好,不是看大案要案处理的好不好,而是要看小案轻案处理得是否符合法律程序。如果因为一个涉案人员的影响大,国家就重视,司法系统就认真处理,因为一个案件涉及的金额大,国家就重视,复议机关就认真对待,而一个人物小、事件轻,仅仅是一纸信息,司法系统就认为可以草率处理,这是对国家和民族的不负责任。一纸信息背后隐藏的不是简单几句话、一张纸,是一个国家的执法权威和信誉,是一个公民的权利和尊严,如果国家可以轻率地对待我,它就可以轻率地对待每一个人,付出代价的是整个民族,戏弄的是整个国家的法律。公安机关的权力是非常大的,足以左右一个人的命运,上至政治局委员下至一平民如我,都可以被公安机关控制。这是为什么要求公安机关把话说清楚,按法律办事的重要之处,把话说清楚意味着敢于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权力与责任应该是对等的,权力越大的部门越应该承担相应多的责任,只行驶权力而无需负责任,其后果是可怕的。让公安机关负责,从把话说清楚开始,我请求市政府法制办公室给王仲夏一个机会,也给北京市公安局一个机会,让我们找一间会议室,开一个听证会,把这个王仲夏涉嫌犯罪的案件说清楚。

谢谢。

王仲夏     2013年7月29日IMG_7436[1]

向东城法院申请法院不作为的信息公开

政府(法院)信息公开申请函

申请人: 王仲夏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电话:18611397456

被申请人: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1号

 

申请公开事项:要求法院公开你院关于“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案”的不予立案和不作出裁定不予受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事实和理由:

2013年7月9日,王仲夏向东城法院立案庭递交了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案的起诉书和证据材料。2013年7月10日,王仲夏向东城法院立案庭递交了诉北京市公安局行政案和赔偿案的起诉书和证据材料。至今日(7月29日),已经分别过去20天和19天,远远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所规定的“7天内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之法律条件。请贵院公开贵院对本案的不作为之行为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贵院应在15工作日内给予答复。本人保留相关诉讼权利。

 

2013年7月29日

IMG_7435[1]

向司法机关举报北京市公安局妨害司法公正

举报人:王仲夏 男

举报人联系方式:18611397456

举报人电子信箱:wangzhongxia@me.com

举报人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尊敬的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合议庭法官:

尊敬的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办事人员:

尊敬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你们好,我是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案、诉北京市公安局行政案、诉北京市公安局国家赔偿案,三个案件的原告王仲夏(身份证110105198406079556)。我已于2013年7月9日向东城法院立案庭办事人员递交了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案起诉书和材料,于2013年7月10日向东城法院立案庭递交了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国家赔偿案和行政(禁止出境)案两个案件的起诉书,立案庭告知我会在7天的合议阶段之内给我答复。

今天我需要向司法机关举报的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7月11日中午,我从我母亲处得知,在7月10日也就是我递交诉北京市公安局国家赔偿案和行政案两个案件的起诉书当天,我父亲王猛接到了自称北京市公安局张队长的电话,张队长让我父亲转告王仲夏,王仲夏已经可以出境,并且要求王仲夏不要再在网上说自己不能出境的事情。我的父母因为担心我的病情和心态,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我,我认为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在王仲夏的三个诉北京市公安局的案件刚刚进入法律程序的时刻,北京市公安局做出了妨害司法公正的事情,我父亲作为王仲夏精神状况的关键潜在证人,被自称公安的人骚扰威胁,我作为法律工作人员和原告有义务向法庭和检察院举报干涉公平审判的犯罪行为。在此,我请求法院和检察院调查清楚,北京市公安局是否有一个自称张队长的人曾于2013年7月10日联系过王仲夏的父亲王猛。请法院和检察院将调查结果在第一时间通知王仲夏,以保证公平审判的进行。

事实上,自2009年2月份开始,北京市公安局已多次对王仲夏采取超法律手段进行制裁,其目的在于控制王仲夏的言论和思想,其行为已经涉嫌非法拘禁、非法入侵、非法监听、非法跟踪、干扰证人作证等罪行。每逢6月4日前后,国庆节前后,王仲夏不敢回家居住。在2009年12月底,人民诉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中,王仲夏已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列为检方证人之一,但北京市公安局却在庭审之前一天将王仲夏拘禁在其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的住所中,导致王仲夏无法到庭为人民作证,直到庭审结束才释放,没有任何法律手续。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该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王仲夏因此不敢回家居住。2010年12月7日晚,该年度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前夕,在北京三环路京广桥下,王仲夏乘坐的出租车被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车辆拦截,王仲夏被带往呼家楼派出所审问,后被南湖派出所接走,放置于两处宾馆(先在望京的福泰酒店公寓,后在望京的泓港宾馆)软禁,直至12月29日晚释放。2011年12月,王仲夏又被北京市公安局拘禁在寓所中,后被叫走谈话,关押于一宾馆里,直至12月28日(刘晓波的生日)过去之后才在29日零点释放,共计关押9天。2012年2月10日上午,王仲夏在睡梦中被破门而入的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叫醒,陪同他们来的是南湖派出所民警张国卿,王仲夏被带到小区居委会办公室问话,后被带到之前软禁的泓港宾馆进行恐吓和威胁,自称汝良的国保要殴打王仲夏,并说让王仲夏以后走路的时候小心点儿,他自己在公安局没有档案,有一个团队是专门干脏事儿的,他可以设计车祸把王仲夏撞死,让王仲夏全家在北京生活不下去。警察并威胁王仲夏以后不许再上街乞讨,再乞讨就录像和治安拘留,再乞讨就劳教,警察说全中国人都可以乞讨,就不许王仲夏乞讨。在警察的威逼恐吓下,王仲夏被迫写了保证不乞讨的文字,在当天傍晚被释放,王仲夏的乞讨牌被国保没收,没有给收据。这次恐吓给王仲夏带来巨大的精神刺激,直接导致了精神病的恶化。两个月后的2012年4月,王仲夏被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患者。

2013年2月6日,王仲夏在广州机场边境处发现自己无法出境,后来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询问此事,被告知已经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但在此之前,王仲夏并未被告知被立案侦查和禁止出境。北京市公安局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多部法律法规。

我在此举报了北京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的涉嫌犯罪行为,尽到了一个公民的法律义务。这些指控是非常严重的,它反映了中国警权泛滥的问题,首善之区尚且如此,全国范围不敢想象。如果一个国家的警察权力过大,它将很容易变成一个警察国家。在警察国家里,没有人会有安全感,即便是警察头子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阶下囚。在检察院被告知犯罪行为后,公诉程序应自动开启,人民对犯罪行为进行追究。

由于王仲夏曾接到过公安机关的死亡威胁,虽然发出死亡威胁者自称在公安局没档案,但他暗示自己是为公安局工作,而且与他同行的人员是南湖派出所民警和朝阳区公安分局民警。鉴于此,王仲夏披露这些信息给司法机关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生命危险,面临公安机关的打击报复,我请求中国司法部派人员对王仲夏实施24小时的保护措施。

我在此向法院和检察院补充证人名单: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国保警察康健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南湖派出所副所长杜少峰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南湖派出所民警张国卿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国保警察李成保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国保汝良(自称无档案)

以上人员可以证明王仲夏受到的非法拘禁和恐吓威胁。

王猛(王仲夏父亲)

李雅仙(王仲夏母亲)

艾未未

Jen Tran(加拿大籍)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安定医院医生于婧

Eleonora Brizi(意大利籍)

以上人员可以证明王仲夏的精神状况。

 

此致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中国司法部

2013年7月12日

 

附录:

1)人民诉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判决书

2)王仲夏被禁止出境情况介绍

IMG_7352[1] IMG_7353[1] IMG_7354[1]

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国家赔偿案

行政起诉书

 

原告: 王仲夏 男 身份证号 110105198406079556

原告联系方式: 18611397456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被告:北京市公安局

法人代表:傅政华(局长)

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案由:赔偿

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责令北京市公安局给予王仲夏国家赔偿,因被阻止出境而产生的机票费、签证费、被迫改变旅行计划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精神病赔偿费共计10万元人民币。

2)本诉讼产生的一切费用由北京市公安局承担。

事实和理由:

王仲夏按计划与友人于2013年2月6日赴缅甸旅行途中,在广州白云机场出境时被该机场边境处警务人员拦截,并被口头告知不允许本人出境,命令来自北京市公安局,原因未予解释,王仲夏向该边境处索要关于本次阻止出境的书面证据时遭到拒绝。

王仲夏回到北京后,向北京市公安局发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询问不能出境一事。在2013年3月13日王仲夏给市公安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中,王仲夏要求知道“王仲夏被禁止出境的法律依据、事实依据和下令部门”。北京市公安局在延长一次答复期之后,于2013年4月23日作出答复称,禁止王仲夏出境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第8条第1项;王仲夏提出的禁止其出境的事实依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称的政府信息;下令部门为北京市公安局。

在等待北京市公安局回复王仲夏问询被禁出境一事的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期间,王仲夏为了确认自己到底是否可以出境,又购置一张2013年4月28日由北京首都机场飞往首尔的机票,办理了赴韩国旅游签证,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天,王仲夏于4月27日收到了来自北京市公安局的挂号信,信的内容是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京公安局(2013)第11号-答复告,书中说因王仲夏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而禁止他出境,这是王仲夏第一次知道自己被市公安局刑事立案侦查。

北京市公安局没有在王仲夏2013年2月6日尝试出境前告知王仲夏他已被禁止出境,因此公安局未能履行行政或刑事处罚的告知义务,因此北京市公安局应承担王仲夏因被阻止出境而产生的相关费用。它们包括:1)因被阻止出境而无法使用的赴缅甸往返机票费;因北京市公安局未能履行行政刑事处罚告知义务而导致王仲夏为了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出境而产生的购买赴韩国首尔的单程机票费的退票费;因被阻止出境而重新订购的从广州回北京的单程机票费。2)因被阻止出境而被迫更改的旅行计划相关费用。3)因被阻止出境而遭受精神打击进而产生的恶化精神病病情的赔偿费。4)因被阻止出境而作废的赴缅甸签证和赴韩国签证的两项签证费。

其中,对第2、第3项费用做一下解释。

第2项费用包括:王仲夏在广州白云机场未能出境,计划好的旅行计划作废,被迫在广州附近继续旅行。其间产生的住宿费、伙食费和交通费。第3项为精神病赔偿费:王仲夏于2012年4月5日被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这种精神病的特征是情绪易波动,不能承受过大的精神刺激,如正常接受治疗可维持正常生活。2013年2月6日被阻止出境事件从精神上给与王仲夏很大刺激,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北京市公安局如果能够提前通知他,他已被立案侦查和不能出境,按照法律程序履行行政机关职责,王仲夏就不会制定涉及出境的旅行计划。在被广州白云机场边境处阻止出境前,王仲夏从北京乘坐飞机抵达广州,并且在广州机场大厅露宿一夜,怀着激动的心情准备赴缅甸旅行,一早却得知自己无法出境。而且无法从广州机场边境处得到一个满意的解释和书面证据。面对整个国家的不讲道理、不顾法律,这种精神打击是难以想象的,对他病情产生的不良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因此王仲夏提出精神病赔偿费。

综上,希望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能够恪尽职守、捍卫法律尊严、公平公正司法,支持王仲夏的国家赔偿诉求。消费证据未在起诉书证据中列出,王仲夏会按照法庭指示补充相关消费凭证,以上4项赔偿费构成王仲夏的国家赔偿诉求,金额总计10万元人民币。

 

此致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2013年7月10日

 

证据和证据来源:

1)        王仲夏身份证复印件

2)        王仲夏护照复印件

3)        王仲夏赴缅甸签证和赴韩国签证的复印件

4)        王仲夏给北京市公安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复印件

5)        政府信息登记回执

6)        政府信息延长答复期告知书

7)        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

8)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诊断证明

9)        王仲夏给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复印件

10)   北京市公安局的行政复议答复书

11)   王仲夏对市公安局行政复议答复书的反驳意见

12)   北京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证据1、2、3、4、9和11来自原告。证据5、6、7和10来自被告北京市公安局。证据8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证据12来自北京市人民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