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ranslate

艾未未《卫报》文章谈美国国安局监控门事件

美国国安局监控门:美国和中国在行为上一样。

艾未未 2013年6月11日发表在英国《卫报》评论版 王仲夏译

尽管我们知道政府会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当听说美国的监控项目“Prism”时,我还是震惊了。在我看来,这是滥用政府权力侵犯个人隐私。对国际社会来说,现在是一个重新考
虑和保护个人权利的关键时刻。

我曾在美国生活12年。这种对国家权力的滥用与我所理解的文明社会背道而驰,如果美国人民放任这种情况继续的话,我会感到震惊。美国有着伟大的个人主义和隐私传统,因此
长期是自由思想和创造力的中心。

就我们在中国的经验来说,基本上这里没有隐私。这是中国在诸多重要方面远远落后于世界的原因。尽管它变得很有钱,但在激情、想象力和创造力上是落后的。

当然,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法律状态下。在西方和发达国家,如果政府拥有了某些公民的信息,那里有其他的法律可以制衡和制约政府对这些信息的使用。在中国不是这样,因此人
民几乎是全裸的。对权利的侵犯可以彻底毁掉一个人的生活,我不认为这可以在西方国家发生。

但是,如果我们谈到权力对个人权利的干涉,“Prism”所做的也是一样的。它把个人置于非常脆弱的境地。隐私是一种基本人权,一种核心价值。无法保证中国、美国或其他国家
不会错误使用公民信息。作为一个技术极度发达的国家,美国尤其不应该利用这种优势去做错误的事。这会鼓励其他国家。

在信息时代之前,中国政府可以仅仅以邻居听来的一些你的言论为依据而把你打成反革命。成千上百万的生命因这种错误使用信息而被毁灭了。

今天,通过技术手段,国家可以轻易地进入你的银行账户、私人邮箱、谈话记录和社交网络账户。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给了我们扩展自身的新的可能性。

但我们从未以这种方式暴露过自己,如果有人选择以此对付我们的话,我们便非常脆弱。任何信息和交流都可以将年轻人置于国家的监控之下。通常情况下,当极权国家逮捕人们
的时候,他们手里是掌握着这些信息的。这可以成为控制你的一种方式,告诉你:我们知道你想着什么、做着什么。这会让人发疯的。

当人害怕或者感觉到自己暴露在政府面前的时候,我们会审查自己,中断自由思想。这对人的发展来说很危险。

在以前的苏联和今天的中国,甚至美国,官员们总是认为他们所做的是必要的,坚信他们所做的是对国家和人民最好的。但是人们应该从历史学来的教训是:需要限制国家权力。

如果一个政府是民选的,也是真正为人民工作的,它不应该陷于这些诱惑中。

在我被关押期间,我被全天24小时监视。灯总是开着。两个看守两个小时一换班时刻挨着我站,我吃药片他们也盯着看、我必须张开嘴让他们看到喉咙。我必须在他们面前洗澡,
他们看着我刷牙,这些都以确保我不伤着自己而进行。他们有3个监控摄像头确保看守们不跟我说话。

但是看守们跟我低声交谈。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即使在最严苛的条件下,仍然是可以有人性和隐私的。

限制权力是保护社会。不仅保护个人权利,也使得权力更健康。

文明建立在信任上。每个人都应该为捍卫它而斗争,保护我们脆弱的方面:我们内在的情感和家庭。我们不能将自己的权利拱手交给其他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被给予这样的信任。中国不行。美国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