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北京市公安局《非政府信息告知书》

行政起诉书

原告:王仲夏 110105198406079xxx

联系方式:18611397xxx

住所地:朝阳区望京西园415楼xxx号

委托人:刘晓原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13121662xxx

尚宝军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15801302xxx

被告:北京市公安局

住所地:前门东大街9号

法定代表人:傅政华,局长

案由:信息公开

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在7天内做出受理或拒绝受理的书面裁定。

2)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市公安局(2013)第5号-非政《非政府信息告知书》。

3)请求责令被告对原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重新答复。

4)本诉讼产生的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原告因被被告控犯罪(涉嫌罪名至今未知,原告经过两次行政复议三次立案努力仍不能得知自己的涉嫌罪名和犯罪事实),于2013年2月6日在广州国际机场边境处被阻止出境(在这之前原告不知自己不能出境和被控犯罪)。原告回到北京后,向被告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知道为何不能出境,被告告知原告已被被告认定为犯罪嫌疑人。

因原告认为被告对对原告立案侦查和做出禁止出境行政处罚负有告知义务,而被告没能履行这个义务,故原告认为被告对原告作出的立案侦查和禁出决定不能成立,原告向北京市政府法制办提起行政复议,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的决定。

原告又向被告依申请提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被告告知原告被控的涉嫌罪名、被立案侦查时间、被禁出的起止时间、以及被告未能及时告知原告被被告立案侦查的原因。被告在法律规定时限内给原告作出市公安局(2013)第5号-非政《非政府信息告知书》,辩称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政府信息,并且没有做进一步解释。

原告不服该《非政府信息告知书》,于7月1日向市政府法制办提起行政复议。8月7日市政府法制办将复议决定书邮寄出来。在复议答复意见中,被告辩称,公安机关依法行使刑事办案职能的行为不属于履行行政管理职责的行为,由此产生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复议机关的裁判意见认可了被告的答复意见。即,被告对原告的立案侦查是公安机关在行使侦查权,不属于履行行政管理职责的行为,因此不属于《条例》规定的政府信息。复议机关还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政府信息做了进一步界定,它认为《条例》所说政府信息是行政机关在履行行政管理职责过程中产生的信息,不包括刑事司法信息。它认为,公民无权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得到与自己相关的公安机关办理的案件信息(刑事司法信息)。

原告认为,在此案的行政复议中被告和复议机关完全是在杜撰概念以至曲解法律,对法律的解释权在最高法院而不在行政机关。为了达到合理化自己的非法《非政府信息告知书》的目的,被告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里面规定的行政机关职责杜撰了一个行政管理职责。《条例》第二条说的很清楚:“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被告杜撰出行政管理职责以达到让自己的侦查行为豁免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管辖的目的。而市政府法制办支持了被告的违法行为。试问侦查犯罪行为难道不是行政机关履行职责么?如果刑事司法信息不在《条例》所界定的政府信息范围,为何北京市公安局网政府信息公开栏里有大量市公安局主动公开的盗窃、诈骗或制售假酒等刑事司法信息呢?原告被控犯罪案与这些案件有何区别,为何被被告区别对待呢?被告难道不应该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林》第21条给原告一个解释么?一句非政府信息告知书就ok?如此执政也未免太轻松了吧。

原告要求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按法律对本案给予裁定,迫使北京市公安局将其杜撰或获取的原告涉嫌犯罪的罪名和事实披露出来。如果不能立案,也请法院按法律规定在7日内作出书面裁定。

此致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敬礼

王仲夏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IMG_7801[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