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京市政府法制办提起听证申请

行政复议听证申请

申请人: 王仲夏

住所地: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电话: 186113974xx

委托人:尚宝军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158013028xx

刘晓原 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 131216627xx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

法人代表:傅政华(局长)

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正义路1号

 

事实和理由:

2013年6月28日,王仲夏因不服北京市公安局的非政府信息告知书(市公安局2013年第五号非正)向北京市政府法制办公室提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该告知书,并责令市公安局重新制作告知书。该案的事实起因是北京市公安局不履行执法机关的处罚告知义务,基于认定王仲夏为犯罪嫌疑人为由(在王仲夏申请信息公开后才告知当事人),对王仲夏实施禁止出境。

该案也不是由这一荒谬事实所引起的唯一一案,事发后,王仲夏进行了一系列的法律行动,试图弄清楚自己是如何被公安机关认定为犯罪嫌疑人的,这里包括王仲夏涉嫌犯罪的事实、涉嫌违反的法律、因涉嫌犯罪而被采取的强制措施和其他案件进展的具体情况。

但是,在经过两次对市公安局的信息公开申请,一次向市政府的行政复议,三次向东城法院的立案尝试之后,王仲夏依旧无法知道自己涉嫌犯罪的一丁点儿信息,除了公安机关反复重申的其涉嫌犯罪的法律状态。北京市公安局认为,王仲夏涉嫌犯罪的事实和涉嫌罪名等基本案件信息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政府信息范围。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认为,市公安局禁止王仲夏出境的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正确、程序合法,维持了市公安局禁止王仲夏出境的决定。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则超期不答复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信息公开、赔偿、行政三个案件的立案申请。

这是整个国家的法律系统不给王仲夏一个说话的地方。一个国家的法治状况好不好,不是看大案要案处理的好不好,而是要看小案轻案处理得是否符合法律程序。如果因为一个涉案人员的影响大,国家就重视,司法系统就认真处理,因为一个案件涉及的金额大,国家就重视,复议机关就认真对待,而一个人物小、事件轻,仅仅是一纸信息,司法系统就认为可以草率处理,这是对国家和民族的不负责任。一纸信息背后隐藏的不是简单几句话、一张纸,是一个国家的执法权威和信誉,是一个公民的权利和尊严,如果国家可以轻率地对待我,它就可以轻率地对待每一个人,付出代价的是整个民族,戏弄的是整个国家的法律。公安机关的权力是非常大的,足以左右一个人的命运,上至政治局委员下至一平民如我,都可以被公安机关控制。这是为什么要求公安机关把话说清楚,按法律办事的重要之处,把话说清楚意味着敢于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权力与责任应该是对等的,权力越大的部门越应该承担相应多的责任,只行驶权力而无需负责任,其后果是可怕的。让公安机关负责,从把话说清楚开始,我请求市政府法制办公室给王仲夏一个机会,也给北京市公安局一个机会,让我们找一间会议室,开一个听证会,把这个王仲夏涉嫌犯罪的案件说清楚。

谢谢。

王仲夏     2013年7月29日IMG_7436[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