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仲夏诉北京市公安局国家赔偿案

行政起诉书

 

原告: 王仲夏 男 身份证号 110105198406079556

原告联系方式: 18611397456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楼609号

被告:北京市公安局

法人代表:傅政华(局长)

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案由:赔偿

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责令北京市公安局给予王仲夏国家赔偿,因被阻止出境而产生的机票费、签证费、被迫改变旅行计划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精神病赔偿费共计10万元人民币。

2)本诉讼产生的一切费用由北京市公安局承担。

事实和理由:

王仲夏按计划与友人于2013年2月6日赴缅甸旅行途中,在广州白云机场出境时被该机场边境处警务人员拦截,并被口头告知不允许本人出境,命令来自北京市公安局,原因未予解释,王仲夏向该边境处索要关于本次阻止出境的书面证据时遭到拒绝。

王仲夏回到北京后,向北京市公安局发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询问不能出境一事。在2013年3月13日王仲夏给市公安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中,王仲夏要求知道“王仲夏被禁止出境的法律依据、事实依据和下令部门”。北京市公安局在延长一次答复期之后,于2013年4月23日作出答复称,禁止王仲夏出境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第8条第1项;王仲夏提出的禁止其出境的事实依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称的政府信息;下令部门为北京市公安局。

在等待北京市公安局回复王仲夏问询被禁出境一事的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期间,王仲夏为了确认自己到底是否可以出境,又购置一张2013年4月28日由北京首都机场飞往首尔的机票,办理了赴韩国旅游签证,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天,王仲夏于4月27日收到了来自北京市公安局的挂号信,信的内容是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京公安局(2013)第11号-答复告,书中说因王仲夏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而禁止他出境,这是王仲夏第一次知道自己被市公安局刑事立案侦查。

北京市公安局没有在王仲夏2013年2月6日尝试出境前告知王仲夏他已被禁止出境,因此公安局未能履行行政或刑事处罚的告知义务,因此北京市公安局应承担王仲夏因被阻止出境而产生的相关费用。它们包括:1)因被阻止出境而无法使用的赴缅甸往返机票费;因北京市公安局未能履行行政刑事处罚告知义务而导致王仲夏为了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出境而产生的购买赴韩国首尔的单程机票费的退票费;因被阻止出境而重新订购的从广州回北京的单程机票费。2)因被阻止出境而被迫更改的旅行计划相关费用。3)因被阻止出境而遭受精神打击进而产生的恶化精神病病情的赔偿费。4)因被阻止出境而作废的赴缅甸签证和赴韩国签证的两项签证费。

其中,对第2、第3项费用做一下解释。

第2项费用包括:王仲夏在广州白云机场未能出境,计划好的旅行计划作废,被迫在广州附近继续旅行。其间产生的住宿费、伙食费和交通费。第3项为精神病赔偿费:王仲夏于2012年4月5日被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这种精神病的特征是情绪易波动,不能承受过大的精神刺激,如正常接受治疗可维持正常生活。2013年2月6日被阻止出境事件从精神上给与王仲夏很大刺激,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北京市公安局如果能够提前通知他,他已被立案侦查和不能出境,按照法律程序履行行政机关职责,王仲夏就不会制定涉及出境的旅行计划。在被广州白云机场边境处阻止出境前,王仲夏从北京乘坐飞机抵达广州,并且在广州机场大厅露宿一夜,怀着激动的心情准备赴缅甸旅行,一早却得知自己无法出境。而且无法从广州机场边境处得到一个满意的解释和书面证据。面对整个国家的不讲道理、不顾法律,这种精神打击是难以想象的,对他病情产生的不良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因此王仲夏提出精神病赔偿费。

综上,希望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能够恪尽职守、捍卫法律尊严、公平公正司法,支持王仲夏的国家赔偿诉求。消费证据未在起诉书证据中列出,王仲夏会按照法庭指示补充相关消费凭证,以上4项赔偿费构成王仲夏的国家赔偿诉求,金额总计10万元人民币。

 

此致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2013年7月10日

 

证据和证据来源:

1)        王仲夏身份证复印件

2)        王仲夏护照复印件

3)        王仲夏赴缅甸签证和赴韩国签证的复印件

4)        王仲夏给北京市公安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复印件

5)        政府信息登记回执

6)        政府信息延长答复期告知书

7)        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

8)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诊断证明

9)        王仲夏给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复印件

10)   北京市公安局的行政复议答复书

11)   王仲夏对市公安局行政复议答复书的反驳意见

12)   北京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证据1、2、3、4、9和11来自原告。证据5、6、7和10来自被告北京市公安局。证据8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证据12来自北京市人民政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