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京市公安局的行政复议答复书的反驳意见

附2013年6月26日王仲夏与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接待室庞雷先生的谈话录音。

陈述人:王仲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新城415609

 

本人于2013625日接到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电话通知,对市公安局禁止王仲夏出境一案进行阅卷。但是,王仲夏在626日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接待室庞先生处仅收到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答复书(京公复答字20135号),没有看到相关案卷,该答复书落款日期为522日,王仲夏收到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种政府机关的工作效率是令人担忧的。

在该答复书中,市公安局宣称该局于2013513日收到了北京市人民政府京政复字[2013]141号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进而对复议申请人王仲夏不服该局作出的阻止其出境决定一案作出答复。该局认为,王仲夏的复议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受理条件。

市公安局的理由一:王仲夏自称于201326日被广州白云机场边境部门口头告知北京市公安局对其作出禁止出境的命令,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九条之规定,其应自知道此命令之日起60内提起行政复议,其于51日提起行政复议,已经超过法定时限。

王仲夏对此的反驳意见:本人的确于201326日在广州白云机场出境时被该边境部门拦截,但广州方面拒绝给出正式的法律文件证明此事。在王仲夏的追问下,只是口头确认命令来自北京市公安局,并建议王仲夏向北京市公安局咨询此事。因此,本人在返回北京后向本市公安局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告知本人“王仲夏被禁止出境的法律依据、事实依据和下令部门。”此举是对广州白云机场边境警方的口头指示的一个确认。在得到正式的政府文件之前,我是无法确定广州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否真实的,换言之,我是无法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被北京市公安局下令禁止出境的。并且,关于26日王仲夏被广州白云机场边境部门阻止出境一事,也是王仲夏的一个宣称,没有正式法律文件作证的情况下,他人也是有充分理由怀疑王仲夏是在撒谎的。上述理由试图支撑的结论为:王仲夏在201326日当天无法确认自己是否是被北京市公安局下令禁止出境的。亦可得,王仲夏不是在201326日知道“北京市公安局下令禁止王仲夏出境”之命令的。

在市公安局423日作出的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中,该局承认,下令禁止王仲夏出境的部门为“北京市公安局”,此命令的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八条第(一)项,事实依据未予答复。在这样的明确正式的政府文件作证据的情况下,王仲夏知道了确实有这样一个命令,并且知道了下令法人。因此,在北京市公安局指控王仲夏涉嫌犯罪、未及时告知王仲夏涉嫌罪名和禁止其出境的情况下,王仲夏知道该命令(自己被北京市公安局下令禁止出境)的时间,最早只能是423日。因此,王仲夏在51日提起复议申请显然符合《行政复议法》第九条之规定。

市公安局的理由二:王仲夏请求复议机关对我局刑事侦查措施进行审查,其复议请求不属于《行政复议法》第六条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

王仲夏对此的反驳意见:本人在复议申请函中从来没有要求复议机关对公安局的刑事侦查措施进行审查。本人的复议请求是,对北京市公安局作出的禁止王仲夏出境这一行政命令进行合法性审查。北京市公安局作出这一行政命令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八条第(一)项,即王仲夏是犯罪嫌疑人,这是它自己说的。那么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颁布的《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第十八条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行政、行政复议、国家赔偿、信访等案件,应当依照法律、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向当事人或者其家属、诉讼代理人以及第三人等告知采取强制措施和案件办理进展、结果等信息。”

既然北京市公安局以“王仲夏为犯罪嫌疑人”为由阻止其出境,必然意味着在这背后有一个针对王仲夏的刑事案件侦查,禁止犯罪嫌疑人出境必然属于强制措施之一。按照上述法规,北京市公安局理应在第一时间告知王仲夏以他本人为调查对象的刑事案件的一切信息。这种秘密侦查的违法本质是不需要复议机关进行审查的。本人在给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的复议申请信中,是以秘密侦查的违法性为依据,证明对本人涉嫌犯罪的指控的违法性,进一步证明北京市公安局禁止王仲夏出境的行政命令的违法性。这个逻辑链条是简单明了的。北京市公安局凭空捏造了一个我不曾提出的复议请求。

综上所述,本人认为北京市公安局提出的理由不能成立,本人的复议申请显然属于法定时限内。如果一个公民可以被公安机关秘密侦查,秘密禁止出境,然后直到买了机票、到了机场边境处才发现自己无法出境,并且得不到执行禁令的机关的正式文件,并且将被阻止出境这一天认定为“知道禁令”的起始日进行行政复议。这一切就太荒唐了。难道北京市公安局真的以为只凭我王仲夏的一面之词就可以让行政复议机构受理我的复议申请吗?

没有人会在知道自己已经被禁止出境的情况下再去买飞机票。如果行政复议机构按照北京市公安局的答复意见审理案件,那么国家法律和行政复议机制也就形同虚设了。

2013/6/26

王仲夏

IMG_7227[1] IMG_7224[1] IMG_7226[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